首页  »  经典激情  »  張根碩的第一次

張根碩的第一次

大家好,我叫张硕根,所以大家都会叫我大根。

顾名思义,我的确长了一根硕大的根,小时候不懂,穿着开裆裤甩著鸡鸡跑总会引起那些说闲话扯八卦的老大妈的注意并叽叽喳喳的笑,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慢慢的我发现了我与同龄人的不同,可能是雄性荷尔蒙比较旺盛吧,我发育的比同龄人都要快,不仅仅是个儿长得快,就连裤裆内的根,也一直再蠢蠢欲动,第一次勃起并莫名其妙的遗精,彻底宽阔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原来,这世上有比玩泥巴更有趣的事情。

那年我四年级,虽然毛并没有生长,但是鸡鸡就开始提前茁壮起来,妈妈给我洗澡的时候,总是低着头不说话,有时候还会红著脸,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鸡鸡在妈妈的清洗下特别舒服,甚至硬了起来,从妈妈的手里脱落,弹到了妈妈的脸上,红著脸的妈妈惊讶的看着我再看看我的鸡鸡,并没有说什么,马马虎虎的给我冲了泡沫就走了。我看着自己硬起的鸡鸡,觉得好神奇。

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读大学。放假了来找我妈妈玩,就顺便住到了我们家,由于我们家并没有多余的房间,我妈妈本来打算是爸爸跟我睡,然后小姨跟她说。大大咧咧的小姨觉得我还小,可以跟我一起睡,我那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哎呀完了,我的奥特曼估计要被赶到床底下了。妈妈也没有说什么,就随了小姨。

吃完了晚饭,我在外面跟同学们野混,直到被妈妈拿着棍子赶着才回到家,一脸污垢的我,什么也没有,跑回自己的房间。推开门,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小姨刚洗完澡,只穿着薄薄的蕾丝小内裤,手里拿着毛巾擦拭著湿漉漉的头发,听到开门声,小姨急忙着转身用那条小小的毛巾遮挡在胸前,红著脸怒呵呵的盯着我“臭小子,不知道敲门啊!!吓死我了”

我没有理会她,麻溜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小姨的面前,双手叉腰,不服气的说到“看看又咋地,哼“说完,我就跑进了厕所洗澡,我与余光瞄了小姨一眼,发现小姨的脸红了。

在热水的刺激下,再加上脑海里不断浮现刚刚的画面,鸡鸡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赶紧随便洗洗就穿着衣服走出来卫生间。

这时小姨已经穿好睡衣躺在被子里玩着手机,小姨躺在外面,那么意味着我要睡在里面,我一脸很不情愿的爬上床挤到里面,手里还拿着自己的玩具。小姨看着我的表情,一把拽着我耳朵“你这混小子,什么表情,别人想睡都睡不着呢“小姨一脸的傲气。

“痛死了,烦死了。挤死了。“说著说著大家都笑了。

由于我的床很小,我跟小姨虽然都很瘦,但是还是贴在了一起,小姨背对着我玩着手机,我想偷看,于是不断的把头探到小姨那边,探著探著,视线慢慢的离开了手机,望进了小姨的衣服缝里,小姨没有穿内衣,缝里的胸脯展现出白花花的肉,饱满的感觉婷婷的里在身上,丝毫没有下坠感,由于手臂的挤压,呈现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随着小姨的呼吸,乳房也随着不停的颤抖。

越看我越觉得燥热,不停的噎著口水,内裤里的鸡鸡慢慢的硬了起来,顶起了一个帐篷。小姨发现了我,以为我在偷看她的手机,用她的屁股猛烈的顶了一下我,刚好顶在了我支起的帐篷了。我立马躲进被窝假装睡觉,而小姨没有动向了,但是我知道,她知道自己刚刚撞到什么了,因为我很明显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什么,而且小姨的呼吸出卖了她。

由于我是想装睡,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白天野的太疯了,晚上能睡的跟死猪一样,这是我妈给我的评价。

在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小手在抚摸我的鸡鸡,时而轻轻揉,时而轻轻的捏。鸡鸡慢慢的开始争气的硬了起来,我能明显感觉到那种舒适感,但是我却醒不过来。突然有一种湿热的感觉包裹住了我的鸡鸡,有一种湿湿的感觉一直在我的鸡鸡上打转着,在梦里,我突然觉得很尿急,想尿尿,但是找不到厕所,我很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随便尿了算了。

于是,我被自己尿醒了。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小姨惊讶的看着我,手里还握着我的鸡鸡,脸上嘴里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液体,我有点不知所措,小姨也是有点不知所措,我们两就互相盯着对方看了好久,感觉时间都凝固了一下。

“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厕所洗洗?”我首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说这句话,一起洗洗?鬼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姨竟然说好!

我们俩就晃荡的一起去了厕所,我好像感觉到小姨脸上嘴里的东西就是我在梦里尿的,但又不是尿。于是我就好奇的问小姨“小姨,我是尿床尿到你脸上了吗?”

小姨脸突然红了,看着我,突然严肃了起来。

“小姨给你科普一下,那不是尿,那叫精液。““精液?干嘛用的,我为什么会尿这东西。我好像做梦了,梦到鸡鸡好像被人吃了。“我依旧一脸好奇的问著。

“首先呢,精液不是尿的,它是射出来的,通过不停的活塞运动,也就是这样你玩水枪那样来回套弄著增加内部压力进行喷射的。“小姨边说边比划著给我看。

“然后呢,至于那个吃鸡鸡这部分,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小姨问你,你觉得你舒服吗?

“射的时候很舒服,就好像感觉尿憋了很久,一下子全尿出来了的感觉。比尿尿舒服。“我一脸的满足感。

“臭小子,来,你站好。“说着我全裸的站在小姨面前,小姨用她温暖的手抓起了我软趴趴的鸡鸡,不停的揉捏著,一股舒畅感侵袭了我全身。

“小姨,你在干嘛?”

“你不是说很舒服吗?小姨在教你”打飞机“”

打飞机这个词,我在村里头那些读初中的人听过,我一直觉得是个游戏机什么的游戏吧,但是一直没有见过。我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小姨摆弄着我的鸡鸡,鸡鸡又开始慢慢的硬了起来。

“小姨教你打飞机,你要怎样感谢小姨呢。”小姨就好像小人得志一样的看着我,奸笑着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小姨,看着自己的鸡鸡硬到了极致,小姨一只手已经抓不到了,她用了两只手来捧住我的鸡鸡,两只手回来的套弄着我的鸡鸡。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过去,我的鸡鸡还是由于一个棍子一样立在小姨的手里,小姨累了,我也觉得有点冷,于是,我提了一个从此改变我一生的决定。

“小姨,要不我们去被窝里玩吧。”

小姨没说话,起身拽着我的鸡鸡往床上走,让我躺进了被窝里,她也随身一起躺了进行,低着头,用手在被窝里套弄着我的鸡鸡,随着视角,我又看到了小姨睡衣内的风景,处于这种迷离的气氛当中,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将手伸进了小姨的领口里,一把抓抓住了小姨的乳房。很明显,小姨被我的举止吓到了,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阻止我的行为,而我就一只手撑著身体,一只手揉撚著小姨的乳房。此时小姨轻轻的靠近我的耳边吐著热气说到:“摸摸小姨的乳头,轻一点。”

我很听话的,探索著小姨的乳房摸到了她的乳头,微微的挺立在我的手掌里,我照着小姨说的,用手指头揉捏著乳头。我想,男人在这方面从来不需要教,信手捏来的事情,很明显,小姨被我的手法折腾到出现了生理反应,身体开始软绵绵起来,半靠在我的身上,搁著薄薄的睡衣我能感觉到小姨的身体在逐渐发热发烫,而之前熟悉老练的打飞机手法此时也变得杂乱无章,开始有一没一的套弄著。而不老实的我,将小姨的睡衣扣子解开,乳房就像只小白兔一样,从衣服里蹦了出来,淡青色的青筋在雪白色的肌肤上特别显眼,粉红色的乳头高高的立在那。

跟妈妈的乳房不一样,这时我当时的第一反应,虽然,小姨的乳房没有妈妈的大,但是妈妈的乳房是微微垂在身上的,黑色的大乳头跟小姨粉红色小乳头产生了很大的区别,就好像妈妈的乳头像桑葚,而小姨的乳头就像一颗粉红色的彩虹糖,而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她们的乳晕,妈妈暗红色的乳房已经丧失了她年轻的美感,不仅黑还很大,而小姨的乳晕,粉嫩还很紧致,就好像在紧紧的守护着乳晕,这两种颜色与大小在我的脑海里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冲突。现在想想,古人真的很有文化。“食色性也”,当时的我不停的噎著口水,就好像看到了美食般,人甚至不知觉的张著嘴凑近了小姨的乳房上,一口含住了小姨的乳头。小姨“啊”的一声呻吟,吓退了我,我以为弄疼了她。谁知小姨一把按住我的头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

“不要停,继续舔,要吸,轻轻地。”

“用舌头!!舔乳晕”

就这样,小姨不停的指挥着我,我并不觉得美味,也没有尝到什么味道,只有小姨身上的沐浴乳味道,但是我还是很卖力的继续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这是男人身上的一种本能吧。

我以为由于我的第一次舔乳笨重而生涩,弄疼了小姨。小姨一直轻轻的呻吟著,就好像小姨并不满足于此,不停扭捏著身子,但是手一直抓着我的鸡鸡不放。

小姨就好像经历了无数的挣扎,终于如获新生般望着我。清澈的双眸透著粉红色的欲望,咬著下嘴唇,呼著淡淡清香的气息,并没有说什么,我们双方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小姨就这样拦腰横跨著坐在我的身上,我们双方相互看了几分钟。就好像,时间静止了,那个时候的我突然觉得小姨好美好香……

小姨慢慢了起了身,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睡衣,脱得只剩下内裤,她转过了身,扭动着屁股慢慢的将淡蓝色的蕾丝内裤缓缓脱下,两根手指轻轻的提着内裤转过身看着我,将内裤扔到了一旁,对我说:“臭小子,看着小姨尿尿的地方,这是女孩子最美的地方,你要像刚刚舔小姨乳头那样,去舔它好吗?”

说完小姨就跨在我身上将她最神秘的地方展现在我的脸上,而手上继续捧起了我的鸡鸡,一股之前在梦里感受到湿热感再次重现在我的脑海里,只不过这次更真实更湿热,原来,小姨把我的鸡鸡含在了嘴里。

而我听着小姨的话,伸出了舌头想那最美最神秘的地方探索而去。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神秘地带,也是在我读初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地方叫做阴户,在我们老家那叫“逼”。就当时与小姨在床上,小姨也是喊著“臭小子,舔小姨的逼。”说实话我觉得并不好听,在我印象当中,我看过一本小黄书,里面称其“蜜穴”,因为女人在性起之时,里面是分泌著如蜂蜜般的汁液,虽然它的味道并没有蜂蜜般甜腻,不过我觉得这词挺好的,是有一种唯美的意境在那。

言归正传,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蜜穴,也没法进行比较是否好看,只知道,小姨的蜜穴上面长著稀稀疏疏的毛,而下半部却异常的干净,我不知道是否有过清理,只知道跟我看同学妹妹那地方有些像,又有些不像。雪白的肌肤包裹着,我用舌头抵到中间的缝里轻轻拨开,里面是粉嫩粉嫩的,上面有些黏糊糊的液体呈现在我眼前,就好像一个馒头站着蜂蜜,给人一种强烈的食欲感。长大了才知道,原来这中穴,学名“馒头穴”。

我之前说过,男人在性方面是不需要教的,对着小姨的蜜穴时而轻舔,时而深入,时而猛吸。小姨的蜜穴越来越湿,蜜汁参杂着我的口水泛著闪闪精光。

由于我过分的投入对小姨蜜穴的探索,以至于忘了我的鸡鸡还在小姨的嘴里,没有能够静下心来去享受那过程,以至于我都忘了当时到底是什么感觉,也没办法去评价小姨的“口活”到底有多棒。

我的嘴累了,小姨也累了。她转过身看着我,嘴角还挂着她的口水,而我一嘴小姨的蜜汁,显得有点难受,于是我用舌头打了个转舔进了肚子里,小姨看着我的动作,笑了起来。

“接下来,我们要进行一项最高尚的运动了。”

小姨边说一只手边抓着我的鸡鸡,一只手拨开了自己的蜜穴,对准了缓缓的坐下。几乎是同时的,我与小姨呻吟了一声,整根鸡鸡进入了小姨的蜜穴里,紧紧的包裹着,里面湿湿的,却又特别的温暖,这跟在小姨嘴里的感觉不一样,虽然在嘴里也是湿热的,但是却没有蜜穴的那种包裹感与压迫感,紧紧的包裹着鸡鸡,紧而又不挤。就好像被一堆湿漉漉的温热的海绵挤压着我们一样。

“你不要动,乖乖躺好,明天带你去吃肯德基。”

说著小姨就半坐在我的身上,用自己的蜜穴对着我的鸡鸡插入拔出,来回不停的套弄著。

我迷糊着眼睛,看着小姨的表情。原本小姨白嫩的脸此时已经热的红扑扑起来,双手撑在我的胸前,趴了下来,停止了刚刚的套弄,开始来回的摩擦起来,而乳头也随着动作在我的身上摩擦了起来。

此时的小姨像极了一条蛇,缠绕在我身上,随着摩擦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木板床咯吱咯吱的想着。而我的鸡鸡也随着越来越热越来越涨,小姨一声猛烈的喘气声随着动作的停止而深呼在我的耳边,随之而来的是小姨蜜穴的不断地强烈的抽搐夹击着我的鸡鸡。

“小姨,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尿。”这是我在整个过程当中说的唯一一句话。

“尿出来,尿出来,小姨帮你接着。”我听不清小姨接下来说了什么,我只知道此时的我脑子一片空白,鸡鸡就像爆炸了一样喷射出了好多之前小姨脸上嘴里的那些东西,而这次,不是在嘴里脸上,而是在小姨的蜜穴里。

小姨一脸满足的起开了我的身体,抽了一张纸巾垫在纸巾的蜜穴上。另外抽了一张把我的鸡鸡擦拭了干净,就让我赶紧去睡觉,自己就跑去了厕所,流水声丝丝的响着。我探著脑袋一看闹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疲惫的我躺着想等小姨回来聊聊刚刚的经过,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随着鸡鸣,我慢慢的醒来。此时小姨已经醒了,坐在我的椅子上玩着手机。看到我醒了就走到了身旁,“昨晚的事情,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说。任何人都不可以,现在不可以,以后都不可以。你听话,我们去吃肯德基,去买玩具。成交吗?”小姨一脸严肃的说到。

“我要吃全家桶,还要变形金刚。”我一脸的坏笑道。

“混小子,赶紧起来,我们出发。”小姨拍了拍我的头。

后来小姨回学校了,等到再次回来玩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听说是她的男朋友。也就再也没有一起睡过觉,玩过游戏了。但是,每次小姨单独看我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渴望。而我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懂得了那晚的事情,但是再也找不到那种迷离的感觉了。

(完)

大家好,我叫张硕根,所以大家都会叫我大根。

顾名思义,我的确长了一根硕大的根,小时候不懂,穿着开裆裤甩著鸡鸡跑总会引起那些说闲话扯八卦的老大妈的注意并叽叽喳喳的笑,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慢慢的我发现了我与同龄人的不同,可能是雄性荷尔蒙比较旺盛吧,我发育的比同龄人都要快,不仅仅是个儿长得快,就连裤裆内的根,也一直再蠢蠢欲动,第一次勃起并莫名其妙的遗精,彻底宽阔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原来,这世上有比玩泥巴更有趣的事情。

那年我四年级,虽然毛并没有生长,但是鸡鸡就开始提前茁壮起来,妈妈给我洗澡的时候,总是低着头不说话,有时候还会红著脸,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鸡鸡在妈妈的清洗下特别舒服,甚至硬了起来,从妈妈的手里脱落,弹到了妈妈的脸上,红著脸的妈妈惊讶的看着我再看看我的鸡鸡,并没有说什么,马马虎虎的给我冲了泡沫就走了。我看着自己硬起的鸡鸡,觉得好神奇。

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读大学。放假了来找我妈妈玩,就顺便住到了我们家,由于我们家并没有多余的房间,我妈妈本来打算是爸爸跟我睡,然后小姨跟她说。大大咧咧的小姨觉得我还小,可以跟我一起睡,我那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哎呀完了,我的奥特曼估计要被赶到床底下了。妈妈也没有说什么,就随了小姨。

吃完了晚饭,我在外面跟同学们野混,直到被妈妈拿着棍子赶着才回到家,一脸污垢的我,什么也没有,跑回自己的房间。推开门,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小姨刚洗完澡,只穿着薄薄的蕾丝小内裤,手里拿着毛巾擦拭著湿漉漉的头发,听到开门声,小姨急忙着转身用那条小小的毛巾遮挡在胸前,红著脸怒呵呵的盯着我“臭小子,不知道敲门啊!!吓死我了”

我没有理会她,麻溜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小姨的面前,双手叉腰,不服气的说到“看看又咋地,哼“说完,我就跑进了厕所洗澡,我与余光瞄了小姨一眼,发现小姨的脸红了。

在热水的刺激下,再加上脑海里不断浮现刚刚的画面,鸡鸡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赶紧随便洗洗就穿着衣服走出来卫生间。

这时小姨已经穿好睡衣躺在被子里玩着手机,小姨躺在外面,那么意味着我要睡在里面,我一脸很不情愿的爬上床挤到里面,手里还拿着自己的玩具。小姨看着我的表情,一把拽着我耳朵“你这混小子,什么表情,别人想睡都睡不着呢“小姨一脸的傲气。

“痛死了,烦死了。挤死了。“说著说著大家都笑了。

由于我的床很小,我跟小姨虽然都很瘦,但是还是贴在了一起,小姨背对着我玩着手机,我想偷看,于是不断的把头探到小姨那边,探著探著,视线慢慢的离开了手机,望进了小姨的衣服缝里,小姨没有穿内衣,缝里的胸脯展现出白花花的肉,饱满的感觉婷婷的里在身上,丝毫没有下坠感,由于手臂的挤压,呈现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随着小姨的呼吸,乳房也随着不停的颤抖。

越看我越觉得燥热,不停的噎著口水,内裤里的鸡鸡慢慢的硬了起来,顶起了一个帐篷。小姨发现了我,以为我在偷看她的手机,用她的屁股猛烈的顶了一下我,刚好顶在了我支起的帐篷了。我立马躲进被窝假装睡觉,而小姨没有动向了,但是我知道,她知道自己刚刚撞到什么了,因为我很明显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什么,而且小姨的呼吸出卖了她。

由于我是想装睡,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白天野的太疯了,晚上能睡的跟死猪一样,这是我妈给我的评价。

在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小手在抚摸我的鸡鸡,时而轻轻揉,时而轻轻的捏。鸡鸡慢慢的开始争气的硬了起来,我能明显感觉到那种舒适感,但是我却醒不过来。突然有一种湿热的感觉包裹住了我的鸡鸡,有一种湿湿的感觉一直在我的鸡鸡上打转着,在梦里,我突然觉得很尿急,想尿尿,但是找不到厕所,我很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随便尿了算了。

于是,我被自己尿醒了。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小姨惊讶的看着我,手里还握着我的鸡鸡,脸上嘴里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液体,我有点不知所措,小姨也是有点不知所措,我们两就互相盯着对方看了好久,感觉时间都凝固了一下。

“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厕所洗洗?”我首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说这句话,一起洗洗?鬼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姨竟然说好!

我们俩就晃荡的一起去了厕所,我好像感觉到小姨脸上嘴里的东西就是我在梦里尿的,但又不是尿。于是我就好奇的问小姨“小姨,我是尿床尿到你脸上了吗?”

小姨脸突然红了,看着我,突然严肃了起来。

“小姨给你科普一下,那不是尿,那叫精液。““精液?干嘛用的,我为什么会尿这东西。我好像做梦了,梦到鸡鸡好像被人吃了。“我依旧一脸好奇的问著。

“首先呢,精液不是尿的,它是射出来的,通过不停的活塞运动,也就是这样你玩水枪那样来回套弄著增加内部压力进行喷射的。“小姨边说边比划著给我看。

“然后呢,至于那个吃鸡鸡这部分,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小姨问你,你觉得你舒服吗?

“射的时候很舒服,就好像感觉尿憋了很久,一下子全尿出来了的感觉。比尿尿舒服。“我一脸的满足感。

“臭小子,来,你站好。“说着我全裸的站在小姨面前,小姨用她温暖的手抓起了我软趴趴的鸡鸡,不停的揉捏著,一股舒畅感侵袭了我全身。

“小姨,你在干嘛?”

“你不是说很舒服吗?小姨在教你”打飞机“”

打飞机这个词,我在村里头那些读初中的人听过,我一直觉得是个游戏机什么的游戏吧,但是一直没有见过。我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小姨摆弄着我的鸡鸡,鸡鸡又开始慢慢的硬了起来。

“小姨教你打飞机,你要怎样感谢小姨呢。”小姨就好像小人得志一样的看着我,奸笑着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小姨,看着自己的鸡鸡硬到了极致,小姨一只手已经抓不到了,她用了两只手来捧住我的鸡鸡,两只手回来的套弄着我的鸡鸡。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过去,我的鸡鸡还是由于一个棍子一样立在小姨的手里,小姨累了,我也觉得有点冷,于是,我提了一个从此改变我一生的决定。

“小姨,要不我们去被窝里玩吧。”

小姨没说话,起身拽着我的鸡鸡往床上走,让我躺进了被窝里,她也随身一起躺了进行,低着头,用手在被窝里套弄着我的鸡鸡,随着视角,我又看到了小姨睡衣内的风景,处于这种迷离的气氛当中,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将手伸进了小姨的领口里,一把抓抓住了小姨的乳房。很明显,小姨被我的举止吓到了,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阻止我的行为,而我就一只手撑著身体,一只手揉撚著小姨的乳房。此时小姨轻轻的靠近我的耳边吐著热气说到:“摸摸小姨的乳头,轻一点。”

我很听话的,探索著小姨的乳房摸到了她的乳头,微微的挺立在我的手掌里,我照着小姨说的,用手指头揉捏著乳头。我想,男人在这方面从来不需要教,信手捏来的事情,很明显,小姨被我的手法折腾到出现了生理反应,身体开始软绵绵起来,半靠在我的身上,搁著薄薄的睡衣我能感觉到小姨的身体在逐渐发热发烫,而之前熟悉老练的打飞机手法此时也变得杂乱无章,开始有一没一的套弄著。而不老实的我,将小姨的睡衣扣子解开,乳房就像只小白兔一样,从衣服里蹦了出来,淡青色的青筋在雪白色的肌肤上特别显眼,粉红色的乳头高高的立在那。

跟妈妈的乳房不一样,这时我当时的第一反应,虽然,小姨的乳房没有妈妈的大,但是妈妈的乳房是微微垂在身上的,黑色的大乳头跟小姨粉红色小乳头产生了很大的区别,就好像妈妈的乳头像桑葚,而小姨的乳头就像一颗粉红色的彩虹糖,而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她们的乳晕,妈妈暗红色的乳房已经丧失了她年轻的美感,不仅黑还很大,而小姨的乳晕,粉嫩还很紧致,就好像在紧紧的守护着乳晕,这两种颜色与大小在我的脑海里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冲突。现在想想,古人真的很有文化。“食色性也”,当时的我不停的噎著口水,就好像看到了美食般,人甚至不知觉的张著嘴凑近了小姨的乳房上,一口含住了小姨的乳头。小姨“啊”的一声呻吟,吓退了我,我以为弄疼了她。谁知小姨一把按住我的头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

“不要停,继续舔,要吸,轻轻地。”

“用舌头!!舔乳晕”

就这样,小姨不停的指挥着我,我并不觉得美味,也没有尝到什么味道,只有小姨身上的沐浴乳味道,但是我还是很卖力的继续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这是男人身上的一种本能吧。

我以为由于我的第一次舔乳笨重而生涩,弄疼了小姨。小姨一直轻轻的呻吟著,就好像小姨并不满足于此,不停扭捏著身子,但是手一直抓着我的鸡鸡不放。

小姨就好像经历了无数的挣扎,终于如获新生般望着我。清澈的双眸透著粉红色的欲望,咬著下嘴唇,呼著淡淡清香的气息,并没有说什么,我们双方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小姨就这样拦腰横跨著坐在我的身上,我们双方相互看了几分钟。就好像,时间静止了,那个时候的我突然觉得小姨好美好香……

小姨慢慢了起了身,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睡衣,脱得只剩下内裤,她转过了身,扭动着屁股慢慢的将淡蓝色的蕾丝内裤缓缓脱下,两根手指轻轻的提着内裤转过身看着我,将内裤扔到了一旁,对我说:“臭小子,看着小姨尿尿的地方,这是女孩子最美的地方,你要像刚刚舔小姨乳头那样,去舔它好吗?”

说完小姨就跨在我身上将她最神秘的地方展现在我的脸上,而手上继续捧起了我的鸡鸡,一股之前在梦里感受到湿热感再次重现在我的脑海里,只不过这次更真实更湿热,原来,小姨把我的鸡鸡含在了嘴里。

而我听着小姨的话,伸出了舌头想那最美最神秘的地方探索而去。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神秘地带,也是在我读初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地方叫做阴户,在我们老家那叫“逼”。就当时与小姨在床上,小姨也是喊著“臭小子,舔小姨的逼。”说实话我觉得并不好听,在我印象当中,我看过一本小黄书,里面称其“蜜穴”,因为女人在性起之时,里面是分泌著如蜂蜜般的汁液,虽然它的味道并没有蜂蜜般甜腻,不过我觉得这词挺好的,是有一种唯美的意境在那。

言归正传,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蜜穴,也没法进行比较是否好看,只知道,小姨的蜜穴上面长著稀稀疏疏的毛,而下半部却异常的干净,我不知道是否有过清理,只知道跟我看同学妹妹那地方有些像,又有些不像。雪白的肌肤包裹着,我用舌头抵到中间的缝里轻轻拨开,里面是粉嫩粉嫩的,上面有些黏糊糊的液体呈现在我眼前,就好像一个馒头站着蜂蜜,给人一种强烈的食欲感。长大了才知道,原来这中穴,学名“馒头穴”。

我之前说过,男人在性方面是不需要教的,对着小姨的蜜穴时而轻舔,时而深入,时而猛吸。小姨的蜜穴越来越湿,蜜汁参杂着我的口水泛著闪闪精光。

由于我过分的投入对小姨蜜穴的探索,以至于忘了我的鸡鸡还在小姨的嘴里,没有能够静下心来去享受那过程,以至于我都忘了当时到底是什么感觉,也没办法去评价小姨的“口活”到底有多棒。

我的嘴累了,小姨也累了。她转过身看着我,嘴角还挂着她的口水,而我一嘴小姨的蜜汁,显得有点难受,于是我用舌头打了个转舔进了肚子里,小姨看着我的动作,笑了起来。

“接下来,我们要进行一项最高尚的运动了。”

小姨边说一只手边抓着我的鸡鸡,一只手拨开了自己的蜜穴,对准了缓缓的坐下。几乎是同时的,我与小姨呻吟了一声,整根鸡鸡进入了小姨的蜜穴里,紧紧的包裹着,里面湿湿的,却又特别的温暖,这跟在小姨嘴里的感觉不一样,虽然在嘴里也是湿热的,但是却没有蜜穴的那种包裹感与压迫感,紧紧的包裹着鸡鸡,紧而又不挤。就好像被一堆湿漉漉的温热的海绵挤压着我们一样。

“你不要动,乖乖躺好,明天带你去吃肯德基。”

说著小姨就半坐在我的身上,用自己的蜜穴对着我的鸡鸡插入拔出,来回不停的套弄著。

我迷糊着眼睛,看着小姨的表情。原本小姨白嫩的脸此时已经热的红扑扑起来,双手撑在我的胸前,趴了下来,停止了刚刚的套弄,开始来回的摩擦起来,而乳头也随着动作在我的身上摩擦了起来。

此时的小姨像极了一条蛇,缠绕在我身上,随着摩擦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木板床咯吱咯吱的想着。而我的鸡鸡也随着越来越热越来越涨,小姨一声猛烈的喘气声随着动作的停止而深呼在我的耳边,随之而来的是小姨蜜穴的不断地强烈的抽搐夹击着我的鸡鸡。

“小姨,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尿。”这是我在整个过程当中说的唯一一句话。

“尿出来,尿出来,小姨帮你接着。”我听不清小姨接下来说了什么,我只知道此时的我脑子一片空白,鸡鸡就像爆炸了一样喷射出了好多之前小姨脸上嘴里的那些东西,而这次,不是在嘴里脸上,而是在小姨的蜜穴里。

小姨一脸满足的起开了我的身体,抽了一张纸巾垫在纸巾的蜜穴上。另外抽了一张把我的鸡鸡擦拭了干净,就让我赶紧去睡觉,自己就跑去了厕所,流水声丝丝的响着。我探著脑袋一看闹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疲惫的我躺着想等小姨回来聊聊刚刚的经过,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随着鸡鸣,我慢慢的醒来。此时小姨已经醒了,坐在我的椅子上玩着手机。看到我醒了就走到了身旁,“昨晚的事情,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说。任何人都不可以,现在不可以,以后都不可以。你听话,我们去吃肯德基,去买玩具。成交吗?”小姨一脸严肃的说到。

“我要吃全家桶,还要变形金刚。”我一脸的坏笑道。

“混小子,赶紧起来,我们出发。”小姨拍了拍我的头。

后来小姨回学校了,等到再次回来玩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听说是她的男朋友。也就再也没有一起睡过觉,玩过游戏了。但是,每次小姨单独看我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渴望。而我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懂得了那晚的事情,但是再也找不到那种迷离的感觉了。

(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